他被我们逼停后

梁师傅在过了柳城大道东段和柳台路之间的大桥后,把客人放下。梁师傅以为,后面跟踪的车辆会消失。没想到,跟踪的车辆更多了。“我不想惹麻烦,回到城区就赶紧往成都方向行驶。”梁师傅说,这时跟踪的出租车由一辆变成了七八辆,在后面穷追不舍。“当时我一心想赶紧驶离温江,没想到到了永宁路附近的成温邛辅道时,前方一辆黑色的私家车直接挡住了去路,前后车辆一起‘夹击’,直接把我逼停!”梁师傅说,从柳城大道东段到被逼停,对方的出租车追了足足七八公里,其间还被多次别车、围堵。

7月20日,记者联系上了当晚一起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的温江出租车蒙师傅。对于打人一事,他显得十分委屈。

事发当晚,接到梁师傅报警后,温江区万春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并将梁师傅和蒙师傅带回派出所接受询问。华西都市报记者20日从温江警方获悉,温江出租车逼停成都出租车司机一事属实。对方还因此发生肢体拉扯,“算不上殴打。”警方表示,当晚在派出所双方已经协商解决,蒙师傅给予100元作为赔偿,“温江的出租车司机称,怀疑是异地载客,其实是双方的误会所致。”

说起当晚的经历,梁师傅至今还有些后怕:7月18日凌晨两点钟,他在青羊区腾飞大道附近拉到一个带着两个小孩的中年男子,要到温江区柳城大道东段。乘客在柳城大道东段下车后,说因天太黑看错了地点,然后乘客又上车,让梁师傅继续往前开一段。在乘客二次上车后,梁师傅发现后方有一辆当地的出租车紧紧跟随,后来跟踪的车辆由一辆变成了多辆。梁师傅说,对方说自己是异地拉客,要求把车上乘客放下。梁师傅当时并不同意,对方一直跟在后面。

梁师傅回忆说,被逼停后,黑色私家车冲下来一个高个子司机,直接打了我两耳光。紧接着高个子向他索要服务证,梁师傅下意识地将车钥匙及服务证塞进包里并护住。这时,后面的七八辆出租车上下来10多个人,“最开始跟踪我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上来揪住我的衣领打了我重重的两拳,紧接着其他的司机一起将我拖出车外,把我摁倒在地上。”随后,梁师傅报警。梁师傅说,在警察到来期间,打人者中间有人提出要每人给500元私了,但他并未同意。

蒙师傅说,“他明明是主城区的出租车,我亲眼看到他在那里上客,当时气愤,就要求他把客人放下。”蒙师傅说起当晚的经过,还显得十分气愤。“我叫他停下,他还骂我,我一时气不过,就一路在后面追他,想把他逼停。后来其他的师傅看到我在追他,就跟着追,七八个车一直到辅道那里才把车辆逼停。”在采访中,蒙师傅多次强调,对方就是在温江异地载客,与本地的司机抢生意。

蒙师傅说,他根本没有打人。“他被我们逼停后,一路想继续跑,可能是害怕,然后自己摔倒受伤了!”不过,蒙师傅承认,当时几个出租车司机都与梁师傅发生过肢体拉扯。

7月20日,成都出租车司机梁师傅躺在家里的床上,双腿膝盖被纱布包扎,连行走都十分困难。这是他第三天没有开出租拉客人了。18日凌晨两点左右,因为被怀疑是异地拉客,在温江柳城大道被当地的出租车追堵、逼停。双方还发生肢体拉扯,梁师傅称被对方打伤。20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温江当地警方获悉,这是一起误会,当晚温江出租蒙师傅已做了相应的赔偿,双方已经协商解决。